当前位置:宁津在线 > 《新世界》:独特传奇色彩的画景

《新世界》:独特传奇色彩的画景

  《新世界》来临:独特传奇色彩的历史画景

  《新世界》来临:独特传奇色彩的历史画景

  《新世界》是一部构思独特,别出心裁的电视剧,它在一个相对表现较多的题材领域之中,把北平解放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置于表现的中心,却能够另辟蹊径,从小人物的悲欢和际遇着手,从形形色色的人物的命运中探寻大时代的历史的风云,把活生生的个体生命的生存状态和大时代的风云变幻放在一起,因小见大,由个体而时代。这里不同于那些始终把“大历史”置于中心的作品,而是在小人物遇到大时代时的种种生活和性格的变化,加以凸显。聚焦小人物,把他们人生的悲欢离合里的真实的人生况味表现出来,也就成就了对于大历史的探寻。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引人注目绝非偶然,其前提就来自于其表现的角度的独特性。历史潮流的涌动之中的那些看似微末的浪花中,其实有丰富的内涵,也有让人感动的因素,最终浪花在历史潮流席卷之下,而历史潮流的走向也是由于形形色色的浪花的汇聚。小人物见证了大时代,也参与了大时代;大时代塑造了小人物,也改变了小人物。正是小人物的不同的选择里,历史获得了活的展开,鲜活的人生丰富了历史。这种展开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从第一集开始,这部剧就以强烈的风格化的表达和环环相扣、间不容发的紧张的氛围,引人入胜的传奇的表现,给了人们强烈的吸引。这部电视剧把人们放在了北平的围城之中,在新旧交替的历史的最紧要的时刻,人们都不得不做出自己的抉择。电视剧从一个杀人案开始,在那个时刻,这个案子牵入了三个拜把兄弟的生活,他们之中的个性和生活背景有所不同,但都是老北平生活的某种真切的人生的反应。三个人都和那个已经看起来必然灭亡的反动的力量有各种联系,在和与战的关键时刻,由于共产党人田丹的出现,三兄弟都不得不做自己人生的最大的选择,他们卷入了他们所不能掌握的大时代。大时代的历史的潮流的冲击最终让他们有了不同的命运和归宿。

  小弟徐天追寻未婚妻小朵的意外死亡,作为警察这种秩序的维护者的徐天发现了自己所维护的秩序本身的混乱和失序,最终从田丹认识了自己和时代,走向了光明的道路,和共产党人一起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新的归宿,也获得了人生的新的价值。而二哥铁林则郁郁不得志,个人生活和事业都在低谷。他为了某种虚幻的利益还在为垂死的一方卖命,试图拼命一搏,以求一逞,却是在历史的绝路上徒劳地挣扎,最终被大时代所抛弃,沉落在不归路上。而大哥金海,则是一个在各方面游刃有余,黑白两道皆通的复杂角色。他依违各方之间,在不同的势力之间做选择,以自己的利益和传统的江湖感情作为选择的前提,却难免不断在新世界来临之时,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顿。

  这三兄弟都可以说是并非过去的正面角色,而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见到的、局限在平常人生里的个体,他们往往是被动的。但历史却逼着人不得不做出自己的抉择。最终是走向光明还是留在黑暗中,是这部电视剧最吸引人的地方。

  这三个兄弟周围的人们,也是极为生动地构成了那个新旧世界交替,人鬼难辨的时代的氛围。通过田丹,三个兄弟卷入了大历史的大关节之中;而通过很快死去的小朵,也是徐天选择的最初的起因。刀美兰、柳如丝等等的表现也是引人入胜的。老北平到新北京的历史的连接,也就是新旧世界的交替,就是通过这些人物的生活来的得以呈现的

  扣人心弦的三兄弟的故事,北平在那新旧世界的交替时刻的情状氛围,乱世儿女的悲欢离合,都在这部电视剧中给了我们生动的呈现。人的故事,人的命运,交织成的一幅具有独特传奇色彩的世界的图景。而这图景的后面,是新世界正在来临的历史的大力量大趋势,让这个传奇具有了深沉的底色和丰富的内涵。

  这部电视剧的制作优良,表现细腻,演员也都能够最好地呈现人物,这种真正精心制作的电视剧,最难得的还是其独特的视角下的北平的那个历史时刻的人,这些人获得了鲜活的生命,故事也就有了自己的灵魂,而故事里所展开的一切,也就能够给予我们深刻的影响。也就能够具有独树一帜的魅力。(张颐武)

【编辑:罗攀】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